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越的博客

美出自想象

 
 
 

日志

 
 
关于我
凌越  

诗人,书评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诗人和妓女  

2009-07-12 09:4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里尔克、叶芝这样热衷周旋于贵族名媛中的诗人相比,那些寄情于卑微女子(极端如妓女)的诗人更加引起我的注意。换一个角度看,他们的生活不是比里尔克们要堕落,而是因为他们更坦诚和更有勇气,因而在更高的层次上他们更有道德感。

在人们最初的印象中,诗人似乎高高在上眼里只有春天和上帝,而妓女无疑是遭受唾弃的卑微角色。最早将诗人和妓女之间貌似不可逾越的鸿沟填平的是波德莱尔,他是诗歌史上最重要的革新者之一,当他义无反顾地闯进之前尚无人问津的“地狱”中寻求诗意的时候,他在诗中涉及妓女就是水到渠成的了,而且他毫不回避正是那几位地位卑微的女人给了他做诗的灵感。《恶之花》中有大量的诗是献给这四位女人的――犹太妓女萨拉、女演员让娜·迪瓦尔和玛丽·迪布朗以及萨巴蒂埃夫人。其中萨巴蒂埃夫人无疑社会地位最高,可是波德莱尔献给她的诗看得出来并没有太多的热情,那些诗作质量也远逊于其他诗作。献给让娜·迪瓦尔的诗数量最多质量也最高,像名篇《阳台》和《头发》都是献给这位混血美女的,而且要强调的是在当时作为不入流的女演员,其社会地位也高不到哪里去。让娜·迪瓦尔自然不是什么纯情的圣母般的女人――像典型的浪漫派诗人臆想的那种,可是作为一面镜子,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一个纯洁而勇敢的波德莱尔。他远远不是极端的道德主义者托尔斯泰在《艺术论》中攻击的供于消遣的内容低俗的诗人,正相反,波德莱尔是与现代社会相称的最自然和理想的道德主义者。捷克作家赫拉巴尔说波德莱尔是一位善良的诗人,我以为他说到了点子上。

如果说波德莱尔对于妓女的态度只是隐藏于诗句之后的话,19世纪另一位大诗人惠特曼则在《致一名普通的妓女》的诗中集中表明了他的态度。这是众多我喜欢的惠特曼诗歌中的一首,起首两句即表明态度,“镇静些――在我面前放自在些――我是惠特曼,像大自然那样自由而强壮,/只要太阳不排斥你,我也不排斥你”。后来有一位美国批评家认为在这首诗中惠特曼运用了反讽的手法,说实话我没有看出有反讽的痕迹,如果其中也混有反讽意味的话,未免小瞧了惠特曼,他当然有那样的胸怀和眼光。不用说,在诗中猥亵妓女比在生活中猥亵妓女更让人厌恶,仅就这一点而言,许多当代汉语诗歌就难免让人泄气和瞧不起。

到二十世纪,有更多的诗人涉及妓女题材,其中意大利诗人帕维泽的诗作最为感人。可能是因为也写小说的缘故,帕维泽的诗以叙述见长。在《迪奥拉想法》一诗中,他以精细的笔触描写了一位慵懒的妓女用早餐的情景。他不像惠特曼那么直接,但是在字里行间你不难感到某种隐藏的悲悯,更为关键的是,这种悲悯是在充分尊重描述对象的前提下,以一种曲折的方式予以谨慎地表达的。这并不让人惊讶,诗人特有的敏感使他意识到,道德的微妙之处正在于善和恶之间复杂的辩证关系。――只要多迈出一步,善就会变成恶,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评论这张
 
阅读(44706)| 评论(4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