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越的博客

美出自想象

 
 
 

日志

 
 
关于我
凌越  

诗人,书评人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瞬间直觉和过度阐释  

2011-05-26 12:59: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不是要写这篇文章,我不会仔细去看这首诗。仔细看过之后,相较于最初浏览时的印象没有大的变化,在我看来这至少是一首平庸的诗,如果不能说它很无聊的话。我不打算煞有介事地为我的结论提出若干点理由――如果那样,我的这篇文章会和这首诗变得一样无聊,而且还不无迂腐之嫌。还好编者希望我借题发挥,那么也许我可以为这篇文章另外找一个还算有意义的主题。

我想说的是对时下颇为流行的细读式诗歌批评的看法,《读书》、《今天》等杂志近年都刊有不少此类文章。这些文章的出现其实是对前些年诗歌论争时期过于主观随意的文章的某种反拨,不少批评家确实抱有良好的愿望,那就是扎扎实实做些诗歌批评工作。可是让人遗憾的是(经常如此):良好的愿望并不一定能产生良好的结果,在我看到的部分此类文章中显然存在一些问题。

最明显的问题就是过度阐释,一首小诗动辄就引出洋洋洒洒上万字的长文,诗中每一个字眼在显微镜式的观察之下似乎都蕴涵着无穷的意义。文章本身无可挑剔,有观点有论据,文风优雅颇具雄辩之气由不得你不信服,可是回到诗本身,你就会有一种上当受骗之感,因为所评诗歌往往乏善可陈平庸得很。这时候文章越是雄辩就越是荒谬,诗的意义被无限夸大甚至是批评文章额外强加给诗歌的。

这里面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批评者明明心里并不认同某首诗,但出于各种目的违心得大唱赞词,这当然更糟糕,但在中国诗坛这种情况并非罕见;一种是论者真诚得喜欢所评诗歌,但却不能使人信服。前者人为割断直觉和阐释的关系,我以为已经不属于严格的批评范畴。后者的情况要复杂得多,一般来说我们对一首诗的直觉判断要先于对它的阐释,在正常情况下我们自然是因为喜欢一首诗才会想到要为它写一篇文章,也就是说一篇细读式诗评文章是否成立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最初的直觉判断准确与否。

如果只是重视对于批评方法和批评原理的运用,很容易造成过度阐释的出现,极端地说任何一首诗在批评的粉饰下都可以成为一首所谓的“佳作”。这时候批评已经走向了它自身的反面――不是廓清而是混淆。细读的能力是一把双刃剑,对于这种能力的运用既考验批评家的品格(前一种情况)又考验批评家真正的品味。没有诗能因为细读本身真正改变它的成色,诗总是主动的,一首平庸的诗最终会带着关于它的赞美一起堕入平庸,哪怕这些赞美表面上看起来是多么精彩。

细读式批评是中国当代诗歌所缺乏的,但前提是它必需要和对诗的瞬间直觉判断结合起来,不能什么诗都拿过来细读一通,最终伤害的是批评本身。接下来的问题才最为关键:为什么人们对某首诗的直觉判断如此不同,这是批评最应该发力的地方,那些出色的细读式批评最初也是针对这个问题展开的,做得好的时候,它可以使持不同意见者自动放弃自身的成见来迎合自己。但危险的是,一般来说批评总是对于阐释观念最为得心应手,那么批评家只要稍一偷懒就会被置于观念的笼罩之下,从而逐渐丧失对于诗歌的直觉判断能力。一个好的观念只是提供了一个基础(尽管也重要),离好诗的最终产生还远着呢,批评家应该不断重新确认这一事实,以使自己始终能保持某种“健康”的心态,不至于成为观念的奴隶。

明确地说,好诗需要细读,以寻找微妙的所在,让更多的人可以读到它;而劣诗需要的只是鞭笞和唾弃,根本没有必要对它细加分析,你尽可以粗鲁地把它丢到一边,不要客气。回到这首诗,我以为它能引出这一番议论就已经是它的价值所在了,它应该为此感到幸运。

                                                                                                                       本文原刊于《羊城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11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